亲子阅读,公益组织-三叶草故事家族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点我捐助三叶草
楼主: 朵米妈

【迪迪答答答】朵米妈的小喇叭,开始广播啦~~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2: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写写第一期第五轮第18周作业贴

生命不就在于折腾么。。。小时候不睡觉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我大姑语重心长的说:乖,这样长不高个子,别像我。。。
可是终于还是像了她,矮BIABIA,经常合影到我就忽然凹下去一块,这不自找的么。。。
然后现在换我语重心长的对娃说:乖,晚睡长不高个子,别像我。。。
但是有用么?
看看我自己就知道了。

长大了以后仍然热衷熬夜,刚离开家来深圳的时候,终于可以放开了看碟,经常一晚上通宵看三个电影。
跟老家的朋友聊起来,他们说:嗯,这像是你干的事。
是,咱从来都是这样为了喜欢的事情什么都可以放弃。
包括健康,事业,很多很多东西。
所以才会人到中年跳了槽换了工作,压力巨大的一切从头开始。
记得有次玛雅带我们做工作坊,破冰游戏让大家说自己喜欢的事情和不喜欢的事情。
到我的时候我说:我喜欢做我喜欢做的事,我不喜欢做我不喜欢做的事。
虽然看起来像是弯弯绕的废话,但也是实情。
谁知道下一刻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呢。
对我而言,我只是去做或不去做罢了。

近来这段时间写群中年危机严重,上有老下有小,自己的身体也开始频频亮灯,毕竟人不只有一坨大脑和一颗心,还有这么沉重的一个皮囊要背负。还是要为了自己,为了老人和孩子保重自己。
偶练里口口声声推崇的balance,其实不止是唱跳的动作而已,更是人生的使命。
毕竟生命在于折腾,却始终在寻找平衡。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2: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写写第一期】第六轮第一周作业

信谊十年原创图奖8年,新老朋友齐聚深圳。
感慨良多:
1、一个品牌坚持十年,应继续坚持的是什么,需要改变的是什么?
2、如何使一个品牌长期保持新鲜的活力与旺盛的生长?
3、一个专注于创作的论坛,应怎样使创作者受益?
4、真正能帮助创作者成长的模式应为何?
5、如何在复杂的交往中保持周全?
6、三叶草十年,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想来一顿火锅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2: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写写第一期】第六轮第二周作业


谁在影响儿童文学

其实在这个题之前的问题是:
谁在定义儿童文学。
当然我们所看到的这本书是由佩里•诺德曼来定义的,但是在这本书外,来定义或试图定义儿童文学的绝不在少数。
无论是“精神底色”还是“图话书”,抑或其他的各种理论,无不寄往对儿童阅读的读本做重新的定义。
这其实并非坏事,至少说明了社会有足够的空间让人去彰显自己的主张,构建自己的理论,我倒乐见这些意见领袖们能如佩里这样花上一本书361的篇幅去阐释搭建自己的理论体系,为后人展现儿童文学丰富而绚丽夺目的每一个侧面。
与其说佩里在定义儿童文学,不若说佩里在试图向读者们呈现他思考“儿童文学”这4个字时都在想些什么。
作为一名作风严谨而满怀激情的学者,他会不断的提醒读者对意识形态的警惕,包括对他自己的言论以及基于6个文本的研究基数,但同时,他又以其严密的逻辑结构将我们引导向语言的迷宫。
阅读此书的过程总是让我想起《闪灵》中那个美丽而危机四伏的树篱迷宫,我们在他所设置的这个庞大而曲折的迷宫中,跟随他走过了儿童文学所涉及的方方面面,结构之复杂,道路之曲折,令人数度心生放弃。
然而当我们终于蜿蜒往复的行至终点,蓦然回首,老先生却并没有明确的告诉我们所有的答案。
但这也许就是此次阅读最重要的意义。
佩里亲身教授了我们面对一样事物时我们应秉持的态度,我们思考的方式,分析的手段,以及我们面对儿童文学时所抱有的立场和定位,甚至让人对未来所应有的文学批评氛围泛起虚妄的渴望。
佩里通过他见微知著的解析和抽丝剥茧的论述,让我们领略到了学术的魅力和强劲大脑的动力,心向往之而脑力不能至,这也是让人扼腕叹息的读后观感啊。

说一说我对隐藏在当今儿童文学背后的成人的几个看法:
1、意识形态
意识形态,属哲学范畴,可以理解为对事物的理解、认知,它是一种对事物的感观思想,它是观念、观点、概念、思想、价值观等要素的总和。
意识形态不是人脑中固有的,而是源于社会存在。人的意识形态受思维能力、环境、信息(教育、宣传)、价值取向等因素影响。
不同的意识形态,对同一种事物的理解、认知也不同。
但在中国,这大概会是一个你懂得的词。
每年国家花大力气去创作、制造一大批“主题阅读”的读物,也许就是为了向罗斯所言:它这样做的目的是抓获书外的那个儿童,那个不那么容易被它掌控的儿童。
这种抓获、塑造与控制,是否真的能让儿童成为成人想让他们成为的儿童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除了好书以外,也许电子游戏或新媒体的设备及内容会打开另一种途径。

2、伦理道统
下午在一场活动中看到了向华与昆特、万昱汐的新作品《狼来了,人来了》,重构了我们所熟知的那个撒谎骗人的小孩的故事。
新作里不仅无意指责小羊倌,还塑造了一个同样高喊“人来了”折腾了好几次大狼的小狼,最后大人和大狼都打作一团的时候,小羊倌、小狼和小羊(被抢夺的对象),三个孩子开心地玩了起来。
这又是一个为老故事翻案的作品,与《三只小猪的真实故事》不同的是,作者并无意展现视角上的差异,而直指问题的核心,孩子为什么会这么做。
新故事消解了老故事简单粗暴的训诫意义,接纳孩子会撒谎的事实,因为无需承担撒谎带来的惩罚后果,其结局的处理更易于被儿童接受。
但是这本书的出版在中国却屡遭碰壁,出版社给予的答复是:这本书会鼓励孩子撒谎。因而拒绝出版。直到他们遇到了唐亚明老师,才得以顺利成书。
当然,这本书也并非那么完美,粲然写的导读后半段也力有不逮,但从这本书的出版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深植于社会文化风气中根深蒂固的东西。
当我们恍然以为世风崩坏、万灵移位的此时此刻,其实一些认定事物、辨别是非的价值观依然很难撼动。

3、教育观念
佩里提醒我们成人对童年的思考天生已是殖民主义,这应对到中国数千年教化史也是铁一般的印证。
时至今日,当西方教育思潮纷至沓来,其核心的儿童观念也正在发生点点滴滴的变化,部分教育者正逐渐关注到教育对象的发展而非教育本身,教育目标正在转向受教育者主体而非单纯的教育任务的完成。
然而这种种来自西方的教育理念们又有多少正在路上,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因为教育的生长性及其耗费的时间精力使得它更具有农业的特质,一些教育理念的推进和实施,无论成败,往往要付出一代人为代价。
奇妙的是,这种种理念的提出贯彻到实施,又似乎总会带来矫枉过正的反转,被严于管教的更崇尚自由,被放养的却又更倾向建立规则,这些案例似乎说明一切发展都在试图寻找平衡。
令人欣慰的是,随着社会发展,对儿童生理及心理的认知,教育观念正逐渐呈现愈加丰富多元的取向,这为不同类型的儿童提供了更多适合自己的选择,
假设如诺德曼所说,这种成人对儿童的殖民不可避免,或者说这是一种必然,大多数人其实更愿意将此看成成人对儿童所负有的责任,这个殖民的过程毋宁说就是教育的过程。
有人说儿童文学或读物先天具有教育性,那么我们在接受这个前提的条件下,如何警惕我们所拥有的先天优势,去关注、了解并理解所面对的儿童,给予儿童更丰富的选择,使其在自适的状态下进行学习和发展,也许是目前较为理想的状态。

4、思维体系
前不久北大校长提出的不质疑之说引起了黑群很大的反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统治下的中国,基于前三者共同的作用,国民长期在顺民的意识形态下躬耕劳作,并未形成具有批判性的思维体系。
杜威的“反省性思维”指出“能动、持续和细致地思考任何信念或被假定的知识形式,洞悉支持它的理由以及它所进一步指向的结论”的能力,在中国是鲜少得到训练的。
然而在万物互联的今天,地球正缩小为一个村落,越来越多的孩子未来的生活疆域正逐渐扩展到世界的范围。
面对不同文化的冲击,这种解释、分析、评估、推论、说明和自我校准的能力,与求真的态度、开放的思想、系统的实施、理性的自信、好奇心与求知欲以及审慎的认知成熟度都将成为未来公民应具备的基本素养。
佩里在书中的论述方式为我们呈现了一个观点鞭辟入里的分析过程,其中对其他观点的引证、分析与批判对我们形成批判性思维大有裨益。
一本读物所能对读者产生的影响可见一斑。
然而儿童文学作品背后隐藏的成人是否真的将此种素养排在殖民的首位呢?这相当令人存疑。
但是,由于儿童文学中的隐喻性,以及东方之外的东方主义现象,成人往往还通过文本以外的讨论交流空间来实施殖民,这也是借用文本来延展可能性的巨大空间,充满自省的、有节制的开放式对话,可能会对儿童思维体系的形成有所助益。

5、市场机制
2017的中国作家富豪榜排名前三的作家中,前两名都是儿童文学作家,当年的版税收入分别是郑渊洁3000万和杨红樱2550万。安奖作家曹大师排名第11,收入为1350万,据说被禁了的《查理九世》看来并没有被禁,作者雷欧幻像排名第八,1625万。
因为并没有全部看过以上作家的所有作品,所以并不能对他们的作品有准确的判断,但仍可以从这个数据上看出这些书应该是比较精准的匹配了隐含读者的兴趣,或者说,儿童在此类出版物中的定位已显化为目标读者,而其中隐藏的成人则信奉乐趣高于教育的准则。
这些作者无一例外的都会申明自己是为儿童服务而非为教育服务,会大谈他们如何以儿童为中心进行创作,似乎这就是儿童至上的创作观。
但这种观念却并未得到一些对高品质阅读有所要求的人们的推崇。
这当中固然有写作本身的能力与技巧问题,而其充满迎合并投其所好的创作姿态,也并不为我们这些总想要化解乐趣与教育矛盾的成人们所喜欢。
但是无论我们如何诟病其矮化儿童或刺激儿童,这并不妨碍后者每年从儿童身上获取上千万的收益,并促使他们继续加大力度朝着这个方向欢呼着奔跑向孩子们。
儿童出自本心选出的书与成人期待选出的好书往往并不一致,这也许也是矛盾性的一点呈现,而我们也总是试图用培养出的好口味来对抗所谓坏书,这些隐藏的成人们也够殚精竭虑。
罗德里克•麦吉利斯说:出版商必须确保出版的书里没有任何东西会疏远预期的购买者,为此要保持统治集团的价值观和文化观。
这就意味着出版物相对于未出版作品所应保持的一种平衡感,既要以乐趣讨好目标读者,也要以教育性逢迎买单的成人。
应对于此,创作者需要有高超的技巧,现实中有人会赚得盆满钵满却骂名累累,有人屡获奖项却叫好不叫座,但更多的如泥牛入海销声匿迹,唯有深谙此道的创作人会名利双收。
日前信谊图画书的颁奖礼上,关于图画书创作的最佳创作者,几乎可以归结为吃喝不愁的退休人士或家境殷实的啃老青年,这也真是令人心灰齿冷。
面对这个并不友好的创作土壤,我们几乎无力推动诱导那些有能力有梦想却为生活所迫的年轻人投身于这个风险巨大的市场。
只能寄望于普遍的繁荣之后黄金时代的来临,能够给与一部分创作人进行充满个性化尝试的空间,并以此寻找到气味相投的读者。

综上所述,无论是意识形态、伦理道统、教育观念、思维体系还是市场机制,其最核心的问题都是儿童观,我们如何来看待儿童、理解儿童,最终都将由儿童来决定我们的去留。
最后再赞叹一下佩里一叶落而知天下秋,6个文本推理儿童文学的精湛技艺,这种堪比夏洛克•福尔摩斯的高超技能,既要有庞杂而理析的知识宫殿为背景,又要有犀利如炬的深邃目光,经得起颠来倒去反复推敲的大脑神经,总而言之,差距太大。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2: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写写【第一期第六轮】第三周开贴


凌晨四点,被一个狂想叫醒。

我写下:宇宙构建者   这几个字。

加州理工学院的理论物理学教授基普•桑尼在(《黑洞和时间翘曲》中认为:奇点——尤其是与自转黑洞和裸奇点(如果存在的话)相关联的奇点——甚至可能容许实现时间旅行。
宇宙观察局,正位于宇宙的奇点。
由于先进的科技发展及文明迭代,宇宙观察局代表了全宇宙最高级的文明形态,它的使命就是为了帮助宇宙中不同文明发展进步。为维护宇宙的正常运转,宇宙观察局对宇宙中不同的文明体系进行了监测,并设置了遍布各个文明星球的行动组,通过对宇宙建构者的培育,促进在地文明发展的进程。为便于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宇宙观察局会自动转换不同的语言系统,为遍布在各个星球上的宇宙建构者提供远程支持系统。

它线下支持系统是宇宙观察局地球行动组。
为培养具有创造力、行动力和责任感的宇宙建构者,地球行动组将派出导师,通过宇宙观察局远程发送的任务指令,带领宇宙建构者的预备学员,一起面对即将出现的危机,藉由总局传输的资料,组建团队对问题进行分析并制定解决方案,再解锁封印进行下一任务的挑战。在这个过程中,帮助预备建构者完成自身能力的提升。

你以为这是一部科幻小说?或者一个新的游戏?
都不是。
这是我未来想要去做的一个全方位立体式情景体验项目制的通识教育学习系统。

好玩儿么?

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呢?
近一点,是米米去年问我,宇宙大爆炸源自一个奇点,那么爆炸之前,奇点在哪里?

远一点,是我像米米这么大的时候,某个暑期漫长的下午,我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似乎又没有。
我的身体是静止的,仰面躺着,目力所及就是白花花的天花板,但是我看到的却明明是整个的宇宙。
不能清晰的记得在宇宙中的情景了,只记得回过神来,宇宙切换成天花板的那一瞬间,仿佛从时空机器中滚出的强烈感受。
一切意识又清醒过来,刚才经历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那个不可思议的下午,一直在我的意识里,从未离开。

我想,这可能是我那么热衷于科幻电影,那么热爱宇宙、太空话题的原因吧。一个孩子小时候在想些什么,太重要了。
有时候会觉得,一个人的格局和思维模式往往在儿童时期就已奠基。

在视野越来越宽广的今天,我们要给孩子的其实不仅仅是知识,而是运用、整合、运筹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
请期待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2: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写写【第一期第六轮】第4周开贴啦!

本周五晚上度过了激动人心的一晚。
激烈之程度,超出我的预期。
在鳗爷巴掌大的小店里,我跟朵说,让我靠墙,我要跟人说一个大计划。
就这么对着墙角,心怀忐忑的跟男神科学家拨通了电话,讨论了我的宇宙观察局。科学家,果然是科学家,干净、利落,没有废话,但声音很好听啊,语气语调也暖暖的。
显得我紧张了。。。
额,当着一千人讲课也没这样过。。。汗。。。
总而言之吧,再一次把整个课程的体系架构和系统场景给讲了一遍,末了小心翼翼地问:怎么样,你觉得好玩儿么?
紧张。。
好玩儿啊~  男神好干脆!
不过。。
果然有不过。。心又提起来。
不过呢,我是研究恒星的,在我这一亩三分地还可以,真要移民外星我恐怕会受专业所限啊。
哇~~你看什么叫严谨!!
还没等我张口试图打消男神的顾虑,男神紧接着提出了一个更牛掰的大计划!
不如我把国家天文台拉进来一起做吧。。。男神轻描淡写。
我已原地爆炸。
真的吗!!!
真的啊,他们肯定也会觉得很好玩,会很有兴趣。他们有研究行星的,还有研究黑洞的,你刚才文件里提到的奇普索恩,他就是《星际穿越》的作者,那本书在中国出版,就是我同事翻译的啊。
你说什么?????!!!!!
奇普索恩? 就是《黑洞与时间翘曲》的作者?!就是他的理论给了我灵感创建了宇宙观察局?!就是他为我们这整个大架构提供了理论支撑?!而他,竟然是我的偶像诺兰看上的人~~~~
忽然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有种拥堵的感觉,世界仿佛真空了,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啊——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愿那一刻的幸福感永远留驻!
宇宙观察局的长老院,本来就是求一位银河系首席长老入驻,没想到竟来了一群!
天啊,立刻人才济济大神满满的感觉啊~~
于是就这样,位于奇点中心的宇宙观察局长老院就这么颤巍巍的在鳗爷的小食店里建立起来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依然沉浸在激烈的脑力激荡中无法自拔。
心潮澎湃之下,我实在情难自己,热泪盈眶却又满面笑容,我扭过身来搂着朵朵的肩膀说,朵儿!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有使命的!我们是来改变世界的!!我们一定要让这世界变得更好一点!!!
说的太激动,声调难以自控,竟然略带哽咽。
朵儿迅速的瞟了一眼呆掉的服务生和其他食客,压低声音开口说:
妈,你吃点东西吧。
好吧,我现在才发现,一份柠香鳗鱼饭已经放在我面前将近一小时了。
啊。。我絮絮叨叨的叮嘱朵儿将来一定要嫁一个科学家,终于慢慢恢复了平静。服务生也终于敢走上前来问我要不要热一下饭,我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说:不用了!
外太空哪有热饭可吃啊!

嗯,就这样,我产生了一种不把这事做好就对不住银河系的感觉。
亲们,为我加油吧~~~
后来我也反思,我为什么总是会为这些东西激动呢?
为什么我会对一个鲜有人知的科学家显现迷妹的特征呢?
我会为美的东西情不自禁的落泪,会为了一个好句子击节。
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文化综合征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22: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开门,夜雨浸润过的潮气一拥而入。
掠过皮肤和鼻息的时候,那被凉意掠过的过往也一并来了。
2016年的夏天,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的夏日学校,刚下了王友辉老师的课,弯腰系鞋带的时候,听到外面一声炸雷,万马奔腾的雨声骤然,席卷了泥土气息的潮气滚滚而至,她们惊叫起来。
1969年,沃霍尔和John Wicock创立了Interview杂志,最初被称为“INTER/view”。起初是一本电影杂志,后来变成了一本专访杂志。他们的采访素材都是以录音笔记的方式保留下来的,就像早期的电影剧本一样。这些素材十分有趣,因为其中有很多职业编辑会删除掉的内容。读这些访问就好像是在对话,虽然有时过于平庸和琐碎,但却带给人窃听的快感。

看到上面这段话,才想起来多年前做缘影会的时候,有次看到一篇欧宁的采访稿,上面几乎是语音转换般的实录了他的每一个字句和每一声咳嗽,夹杂在中间比比皆是的“嗯”“啊”“呃”……大量的废话,但却确实忠实的还愿了欧宁缓慢而温吞的的表述,他的每一个沉吟,每一个斟酌,都令这些废话产生了意义。原来,这还真的曾经就是安迪出版物的做派。不知道当年那位去做采访的发烧友是不是有意为之的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00: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开始,星星推荐娃们读《念楼学短》。
钟书河老先生课孙的选篇,百来字,读来倒也有趣。
有空的时候,每晚和朵读一篇,聊两句,两人都兴致盎然。
有时候她睡得早,我又没别的事,会把俩人学短的趣事记下来。
才疏学浅,图个乐子吧。

《田登作郡》
陆游《老学庵记》卷五
这篇小文儿,陆游是这么写的:“田登作郡,自讳其名,触者必怒,吏卒多被鞭笞,于是举州皆谓灯为火。值上元放灯,许人人州治游观,吏人遂书榜揭于市日:‘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网上搜了下,原来这个故事真的有。
宋代有个叫庄绰的人,泉州惠安人,是个博物家,当过鄂州、筠州的知府,学识很渊博,著有《鸡肋篇》、《杜集援证》、《炙膏肓法》、《本草蒙求》等。
其中的《鸡肋篇》,记有很多轶闻旧事。有关田登的记述,就出自这里。
庄绰《鸡肋篇》中说:“世有自讳其名者,如田登,在至和间为南宫留守。上元,有司举故事,呈禀,乃判状曰:‘依例放火三日。’坐此为言官所攻而罢。
网上的释译为:世上有很忌讳别人说到自己的名字的人,如田登,在宋仁宗至和年间,当洛阳太守。正月十五日,有关部门提出要按老例举行元宵闹花灯的报告,他为了避开自己名字的同音字“灯”,就在报告中批道:“按例放火三日。”结果因为这事被检察官员批评才作罢。
这篇记述,虽然有自己的评论和观点,但基本还算尊重客观事实,这篇里的田登,讳名若深,好容易斟酌半天批了个判词,又被上级领导骂,真是一倒霉孩子。
但这行为到了陆游的《老学庵笔记》里,就开始添油加醋了:“田登作郡,自讳其名,触者必怒,吏卒多搒(peng,用棍子或竹板打)笞。于是举州皆谓灯为火。上元放灯,许人入州治游观。吏人送书榜揭于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说田登做郡守时,忌讳自己的名字,谁触犯了他一定大怒。有许多吏卒因此而被打,于是全州都把灯叫做火。元宵节张灯,允许外地人到城里游玩参观,差役就在张贴市上的榜文中写:“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陆游性情豁达,开宋词豪放一派,对田登这种鸡贼伎俩肯定是瞧不上眼的,在他的读书笔记里,对田登讽刺挖苦横加演绎,倒也符合他的秉性。
这事一路传到了明代,又一位说故事达人出现了。
冯梦龙。
因为前几天刚好和朵讲到自己小时候看的书,由于读物贫乏,冯氏和凌濛初的三言两拍早早就翻完了,朵对《拍案惊奇》这醒神的名字还称赞不已。其实这两套书,属于古籍中上不得台面的通俗言情类小说,在封建礼教层层包裹的中国王朝,算是嬉笑怒骂至情至性的另类作品。
冯梦龙出生于万历二年(1574年)。他生下时,世界的西方正是文艺复兴,与之遥相呼应,在我们这个有着几千年文明的东方大国,也出现了一些离经叛道的思想家、艺术家。
李卓吾、汤显祖、袁宏道都是那个时代的人。他们个性鲜明,见解惊世骇俗,在他们革故鼎新的对抗中,人性开始缓缓的萌发抬头。
当时,李贽还曾经提出“童心说”,反摹古,立真心,主张创作要“绝假还真”,抒发己见。
受他的影响,冯梦龙也非常反对当时虚伪的礼教,“借男女之真情,发名教之伪药”,一生沉浮于市井,靠授徒编书为生,倒也留下了非常多性情真挚的著作、古往今来的历史事件汇编,还有很多供市井细民阅读的拟话本及剧本、民歌、笑话等。
如今看来,有些工作与攒书无异。但冯梦龙是有品格的编辑,经他编辑评篆的事件,往往更有惊人的妙语。
以《古今谭概·迂腐部第一》入选的田登一文为例,“田登作郡守,怒人触其名,犯者必笞,举州皆谓‘灯’为‘火’。值上元放灯,吏揭榜于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故语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本此。”
新编的小文,并没有太多添油加醋的演绎,而是在忠于原作的基础上对故事的主旨有了更精致的提炼,语句更简洁清新,富节奏感,省略了不必要的描述,使主题更加突出,末尾点题两句,更成为流传后世的经典谚语。
后来查资料才发现,像“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事不三思终有悔,人能百忍自无忧。”“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明。”这些话都出自冯氏,其人之有才,可略窥一斑。

跟朵拉拉杂杂的散淡谈来,说到陆游对庄绰的改编,冯梦龙对陆游的改编,就鼓励朵也改编一个。
朵很兴奋的张口就来。
从前有个当官的叫田登,最怕人叫他的名字。
一次抓了个人,田登问:你为什么要说我的登!
那人说,没有啊,我只是想去登山而已。
啪啪啪,这人被打了5大板。
这天又抓了个人,田登问:你为什么要说我的登!
那人说,不敢不敢,我要点灯。
啪啪啪,这人被打了6大板。
还有次,田登又抓了个年轻人,他问,你为什么要说我的登!
那人说:我没说我没说,我只是说,春天来了,我要种田!!
田登气的要崩溃了,每晚都睡不着,想来想去,想出个好主意。
他以后改“田”为“好”,改“登”做“火”。
这之后,他果然好火,火了好几百年!

 楼主| 发表于 2019-9-20 00: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朵米妈 于 2019-9-20 00:37 编辑

今天读薛涌,里面提到一年级的女儿在写作回答问题时,8个单词拼写错了6个,但老师竞然完全不订正。
他震惊后与老师交流,才知道这背后的哲学是:孩子的注意力就那么点,顾了这个就不能顾那个。当务之急,是鼓励他们用文字表达自己,如果每个字都改,顾了拼写已筋疲力竭,会觉得太枯燥不想学了,也就不用句子表达自己了。好的教育,尊重并鼓励孩子自己新鲜的感受和原创的表达,即使幼稚有错误又何妨。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看过但百思不得其解的一款广告。
好像是雅马哈钢琴的。一个小男孩向一位老师模样的人鞠躬.
老师鞠躬:YAMAHA!
孩子回礼道:YAMAMA!
老师再鞠躬:YAMAHA!
孩子再回礼:YAMAMA!
老师并没有指出孩子错在哪里,而是再次鞠躬:YAMAHA!
孩子也很认真,也再次回礼:YAMAMA!
最后老师再鞠一躬:HI!
广告结束。
小时候看这则广告的时候又急又好笑,这孩子说了那么多遍错的道理,怎么老师不纠正他呢?
至今做了妈妈,仍然费解。既然老师听出他错了,为什么不当场指出,或者明确一下也好啊,这样不是会让孩子继续错下去么?
看了薛涌的解释,今天才算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亲子阅读,公益组织-三叶草故事家族 ( 粤ICP备15113216 )

GMT+8, 2019-11-21 06:22 , Processed in 0.073741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