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阅读,公益组织-三叶草故事家族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点我捐助三叶草
查看: 589|回复: 4

【新书抢鲜读】201803-07《我和弟弟的鸭子》反馈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9 12:2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180328224735.png
作者:石川惠理子
出版社:新世纪出版社


蒲蒲兰出品


内容简介:
远方的叔叔给我们家送来一只鸭子。我和弟弟这么近距离看到鸭子,非常喜欢它,约好第二天带它去小河里游泳。第二天放学,我们飞奔回家,带着鸭子和小船去了河边。我俩和鸭子都玩得很开心。又过了一天,弟弟十万火急地告诉我,鸭子不见了。妈妈说,鸭子死了。但我知道,那天晚上吃的香喷喷的“鸡肉”正是那只鸭子。后来我渐渐明白,人与用来食用的动物、植物,就是这样的关系。
发表于 2018-4-1 16: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点试读】201803-07_《我和弟弟的鸭子》_唐唐妈妈
1.jpg
绘本介绍:

作者:(日)石川惠理子 文/图

译者:唐亚明

出版社:南方出版传媒-新世纪出版社


作者简介:

1955年生于日本福冈县嘉穗郡稻筑町(现嘉麻市)。九州造型短期大学设计系毕业后,在广告公司从事过设计工作,后成为自由插画家、绘本作家。

主要插图作品有《铃子》《贪吃的小妖怪》《又挨骂了》《银河上的拉面店》等,独立创作的主要绘本作品有《我和弟弟的鸭子》《晴天去采节节草》《今年的毛衣》《浮木的家》《在黑煤山上玩的时候》等。《在黑煤山上玩的时候》获得第46届讲谈社出版文化奖绘本奖,并在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上展出。

2016年在日本福冈县嘉麻市立织田广喜美术馆举办了(建馆20周年纪念主题展)“石川惠理子原画展——那时候”。现为东京插画家协会会员,居住在横滨市。内容简介:

叔叔从大老远给家里送来一只鸭子。我和弟弟都很喜欢它,看它没有精神就和妈妈商量带它去河里游泳。看着鸭子在水里开心的样子,我和弟弟都计划明天继续一起带鸭子玩。可是第二天,鸭子不见了,换来的是桌上的美味……



这是石川惠理子又一本小时候的故事。之前的《在黑煤山上玩的时候》让很多读者都潸然泪下,这本书的话题也依然沉重——宠物是食物吗?


宠物是食物吗?


      书评人:唐唐妈妈

看到书名,以为是关于小时候和弟弟一起救起小鸭子的温馨感人,又不免有些俗套儿童读物。没想到竟然是这样沉重的话题——喜欢的宠物被当作食物吃掉了。

想想现在的孩子可能有这样经历的越来越少了,但是在我小的时候,周边却是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的。于是,这本书就像一把钥匙,把我的记忆打开了。

我的梅利

小时候家里抱回来一只小母狗,是一只周身雪白的小土狗。眼睛出奇的黑亮,全家都很喜欢它。每天放学我都会跑回来抱它,还记得当时爱看的一本书里,生物学家在野外收养了一只狮仔,起名叫梅利。多年之后再回非洲,那只梅利竟然还有一下认出她来。

小时候的我,也许也有这样的期许。希望我和梅利之间,也能有这样的相伴相连吧。

梅利从小宝宝,一直长到四五岁。几乎伴随了我整个小学时期。几乎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梅利,她也喜欢跟着我们一起跑跳。在呼啦圈盛行的年代,梅利还有过一次跳圈的经历,在我身边的朋友中广为流传。我们都觉得,梅利虽然不名贵,但是却聪明无比。

我第一次觉得要失去她,是一次放学回家怎么也找不到她了。全家一起出动,不停地呼喊着“梅利”的名字,后来爸爸在几个街区外发现了她。周围的人说,这只狗快要不行了,所以要离你们远远的,不会回家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狗狗还有这样的特性。这个最忠诚的动物啊,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舍得离开自己最亲爱的主人。

爸爸抱她回家,喂药喂水,几天之后,我们的梅利又活蹦乱跳的了。

直到妈妈的同事看中了她,并不是她的忠诚或者美丽,而是被人类强加其上的另一个功能——食物。

把梅利带走的那天,我大哭不止。我不停地说,梅利不能吃的!梅利不能吃的!但是孩子的话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我用铅笔在卧室的墙上写下了深深的几个字“XX叔叔是凶手!”这件事一直被妈妈的同事们作为笑谈。但是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却是最不想掀开的伤口。以至于很久很久,都不愿意和那个带走梅利的叔叔说一句话。

墙上的字被擦掉了。

很多的记忆也模糊了。

但是就像书里的画一样,虽然大幅大幅的黑白色调,连妈妈从始至终也都是黑白色的。但“小鸭的黄色嘴巴”“我和弟弟的衣服”“小河”等等这些关键点,都是像当年一样的鲜活,是五颜六色的。

2.jpg


饮食与生命


很喜欢书腰里蔡朝阳先生的话:食物,只是物体的存在,而宠物,非但是生命的存在,更因为其主人的情感投射,而变得与众不同。

我的故事是沉重的,但书中“姐姐”,却有了不一样的结局。

书中的弟弟,虽然吃了香喷喷的鸭子,但一直存着一丝确幸——这个不是我们一起玩的小鸭子。姐姐虽然猜出了答案,但依然保护着弟弟的想象。没有把真相说出。

在小鸭住过的鸡舍,姐姐发现,那只很久没有下蛋的小鸡终于生蛋了。姐姐没有拿走那枚蛋,而是让它继续延续下去,变成了小鸡。

幸运的是,故事的最后,我们看到了那只刚孵出的小鸡。围在鸡妈妈身边,非常的温暖。

3.jpg

这也像是生命的轮回。

绘本在最后,继续描写了小时候的生活。“鸡舍里的小鸡,为我们提供着美味的鸡蛋,我们也把吃剩的食物,变成小鸡们的营养来源。鸡老了呢,会被一只只杀掉,每当高兴的时候,或者逢年过节,就成了桌上的美餐。”

小鸡似乎在宠物与食物间不停地轮回着,孩子们也吃着美味的食物一天天长大了。有时候,人类似乎有这样强大的切换功能,可以在食物面前切断了情感。但是,情感有过,它就不会消失。不论经过多久,它还是彩色的。


最后要写一段题外话:

可能我有了经历,所以看过这本书后特别的心酸。我也很想知道没有经历过的孩子是怎么想的呢?

我先读了故事给我的二儿子,他只有一岁半,还只会简单的几个词。但是可以通过动作来做一些简单的表达。我讲到鸭子可能被吃掉的时候,弟弟开始不停地重复:“鸭鸭,没。鸭鸭,没。”然后就不想再听下去了。试了几次都卡在这里,我也很好奇,是他也感受到了伤悲,还是单纯的觉得鸭鸭没了,就不想看了。

接着读给大儿子听,他已经快六岁了。读完之后我问他:“鸭子呢?”唐唐说:“我也不知道它去哪里了。”

“那是不是被吃掉了?”

“没有没有。鸭子没有被吃掉,你看这里画的,这个翅膀是鸡的,不是鸭的。他们肯定没有吃鸭子。”唐唐边说,还边做出小鸡翅膀的样子加以佐证。

因为妈妈也一时想不到更好的方法,来让孩子学习饮食与生命的关系。或者书里能给些感悟,或者他们慢慢就会懂得了。于是话题就打算结束在这里了。可是好奇的妈妈又多加了一句:“鸭子好吃吗?”结果两个孩子都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唐唐立即补上说:“好吃的不是那个在河里的鸭子,是熟了卖的那种。”呃……这种强大的切换能力,似乎是人类与生俱来的。

发表于 2018-4-2 20: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弟弟的鸭子》

这是一个让人读着心里涌起无限悲伤和无奈的故事,寻常人家的一餐事物,因为原材料与孩子有过一天的短暂相处,普通食物升级为宠物,宠物对于孩子来说,是伙伴,伙伴最后还是没有逃脱天赋使命,经过加工之后变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让我好奇作者是个怎样的人,对一餐食物有着如此细腻的心思,还能让人好好吃肉么?也让我有了拜读作者其他作品的好奇。
故事里的这户人家,有院子,有
发表于 2018-4-3 13: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QQ图片20180402143917.jpg
作者:(日)石川惠理子 /图
译者:唐亚明
出版社:南方出版传媒-新世纪出版社
作者简介:
石川惠理子(Eriko Ishikawa
1955年出生于日本福冈县嘉穗郡稻筑町(现嘉麻市)。九州造型短期大学设计系毕业后,在广告公司从事过设计工作后成为自由插画家、绘本作家。
主要插图作品有《铃子》《贪吃的小妖怪》《又挨骂了》《银河上的拉面店》等;独立创作的主要绘本作品有《我和弟弟的鸭子》《晴天去采节节草》《今年的毛衣》《浮木的家》《在黑煤山上玩的时候》等。《在黑煤山上玩的时候》获得第46届讲谈社出版文化奖绘本奖,并在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
年展上展出。
2016年在日本福网县嘉麻市立织田广喜美术馆举办了(建馆20周年纪念主题展)“石川川惠理子原画展--那时候”
现为东京插画家协会会员,居住在横滨市。

内容简介:
远方的叔叔给我们家送来一只鸭子。我和弟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鸭子,非常喜欢它,约好第二天带它去小河里游泳。第二天放学,我们飞奔回家,带着鸭子和小船去了河边。我俩和鸭子都玩得很开心。又过了一天,弟弟十万火急地告诉我,鸭子不见了....

我的感受:
《我和弟弟的鸭子》封面是一个小女孩两手环抱着一只鸭子,鸭子的嘴巴是黄色的,女孩的衣服肩带是浅绿色。身后的房屋,树木都是灰色的。整本书采用的是第一人称:我来叙说着这个故事
QQ图片20180402150202.jpg
“爸爸在小院的无花果熟树下搭了一个鸡窝。我每天早上一起床,就去鸡窝捡鸡蛋。刚下的蛋热乎乎的。”好熟悉的画面,仿佛看到了童年的自己。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丫头,那时家里养了很多鸡,还有猪。天刚刚亮公鸡就会打鸣,我和姐姐起床洗漱好,跑到鸡栅栏里看有没有鸡蛋,如果捡到鸡蛋别提多开心了。哈哈,也要小心踩到鸡屎了。
给我家大娃讲完这个故事后,她说鸭子老了所以妈妈把它做成好吃的菜了,但是我不会吃,鸭子好可怜,她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要保护它,给它吃青菜,带它晒太阳,它就有精神,不会生病了。但在大人的眼中,鸡鸭鹅等都是家禽,是作为食物而存在的。
万物皆有灵。如果你把它当宠物,可能就把它当人看待,会有情感的寄托。现在很多人养猫狗当宠物,说他家宠物特别通人性。想起好多年前看过的电影《忠犬八公的故事》影片讲述一位大学教授收养了一只小秋田犬,取名八公。之后的每天,八公早上将教授送到车站,傍晚等待教授一起回家。不幸的是,教授因病辞世,再也没有回到车站,然而八公在之后的9年时间里依然每天按时在车站等待,直到最后死去。看完泪崩,特别感人。八公一直坚守着它和主人的约定,每天都风雨无阻等待主人回家。即使有一天它会失望而归,即便它逐渐衰老,也不曾想要放弃哪怕一丁点的希望。
过年时与妈妈聊天,说家里院子大,养条狗会增添不少乐趣。妈妈说养狗就得常年在家,要不然小狗没人看管,养不好。想起以前家里的一只小黄狗,从刚开始毛茸茸的小不点到汪汪大狗,妈妈每天给它喂饭,基本妈妈走哪它都跟着,出门玩都会准时回来吃饭。有一天没回家,妈妈四处找它却不见,天快黑时发现它在窝里躺着了,精神不太好,嘴边有白沫。妈妈说狗狗可能误吃了别人田地里放了老鼠药的米饭,那天听邻居家提起过没在意。看着狗狗微睁着的眼睛,呼吸微弱,估计挺不过去了。我和妈妈都好难过。之后再没养过狗。有些事情可能过去就过去了,但有些事情就会一直留在心中,无法释怀。
QQ图片20180402143937.jpg
生命不息,永远向前。爱护小动物从自身做起,尽量少吃肉,多吃素菜。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更远一点的说,保护生物链,爱护大自然,保卫我们的大家园。

发表于 2018-4-27 12: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重点试读】编号_ 201803-07《我和弟弟的鸭子》_笨猫

file:///C:/Users/STEPHA~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


一、 绘本介绍:
作者:【日】石川惠理子 文/图
译者:唐亚明
出版社:南方出版传媒新世纪出版社


二、内容简介:
    远方的叔叔给我们家送来一只鸭子。我和弟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鸭子,非常喜欢它,约好第二天带它去小河里游泳。第二天放学,我们飞奔回家,带着鸭子和小船去了河边。我俩和鸭子都玩得很开心。又过了一天,弟弟十万火急地告诉我,鸭子不见了。妈妈说,鸭子死了。但我知道,那天晚上吃的香喷喷的“鸡肉”正是那只鸭子。后来我渐渐明白,人与用来食用的动物、植物,就是这样的关系。


三、书评:
    很久没有参加抢书重读了,拿到书的第一印象很好,日本作家的风格总是一目了然,清新自然,干净明快,看起来让人很舒服。这本书也不例外。作者是石川惠理子,之前没有看过她的作品,所以问了度娘关于这个作者的一些生平及创作情况。
    石川惠理子1955年出生于日本福冈县。九州造型短期大学设计系毕业,在广告公司从事过设计工作,后成为自由插画家、绘本作家。她的主要插图作品有《铃子》、《贪吃的小妖怪》、《又挨骂了》、《银河上的拉面店》、《我和弟弟的鸭子》、《晴天去采节节草》、《今年的毛衣》、《浮木的家》、《在黑煤山上玩的时候》等。其中《在黑煤山上玩的时候》获得第46届讲谈社出版文化奖绘本奖,并在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上展出。
    2016年在日本福冈县举办了石川惠理子原画展“那时候“,现为东京插画家协会会员,居住在横滨市。
或许是她没得过国际大奖的原因,这个作者在国内受关注度不高,以致于我从百度上找不到太多关于她生平的相关介绍。因此,我又将注意力拉回到作品本身。
    这本书给我的感觉是作者在为读者们讲述她自己小时候的故事。对于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读者来说,小时候的经历或多或少与作者是相似的。我小时候,家在城市里,所以没有太多环境可以饲养家禽或家畜。我家里曾经养过几只鸡,一只猫,几条鱼以及以只画眉。那个时候的孩子没有太多玩具,于是,一次在大扫除时从爸爸的雨鞋里清理出来的一窝小老鼠竟然也成了我的宠物!
    我对于养猫的印象比较深,因为就像书中姐弟俩一样,把猫当作了自己的宠物,所以对它的关注会多很多。对于养鸡的印象也仅限于捡鸡蛋。母鸡下了蛋后会炫耀般的咯咯咯叫个不停,不断地提醒主人来捡蛋,仿佛邀功一般。但养鸭子是不曾有过的,只是在回老家时见过鸭子,鸭子们走路的样子比鸡可爱,一摇一摆,不疾不徐,更容易讨孩子们的欢心。但是,鸡也好,鸭也罢,都是家禽,它们最终的命运都是会成为人们桌上的一道菜。所以,即使孩子们把它当作宠物养,当它们被宰杀做成菜端上桌时,也不会有太多太激烈的反应。毕竟孩子们从小就知道,鸡鸭们的命运就是被人吃的,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人们的共识。像《夏洛的网》里夏洛那样最后被供养起来的事是很少见的。
    然而,对于书中的小姐弟来说,他们也是那个年代的孩子,在物质匮乏的时代,鸡鸭这些家禽也成了孩子们的玩物,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但姐弟俩却对那只鸭子倾注了不少情感,一放学就迫不及待地往家跑,为的就是带不太精神的鸭子去附近小河里游游泳,还喂它吃好吃的草,如果鸭子不那么快被宰杀,恐怕姐弟俩对鸭子的感情会更深。
    这本书中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有妈妈和奶奶对于孩子问起鸭子时的态度,作为成年人来说,早已经不会被简单的死亡所触动,但她们毕竟也是从孩子过来的,她们深知保护孩子幼小心灵的重要性,因此,她们不惜为了这个目的而撒下善良的谎言,虽然总有那么一天,孩子终究会明白事实的真相!
    这本书的色彩很单调,基本上是铅笔画的原色调,在一些需要重点关注的地方增加了淡淡的彩色,整本书看起来很平和,而故事也没有什么起伏,简单的色彩加上简单的故事,为我们诠释出的却是特别的人性光辉,不得不说,好的绘本作品带给我们的永远是正面向上的力量!
    期待能看到这位作家更多的作品,有机会能对她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亲子阅读,公益组织-三叶草故事家族 ( 粤ICP备15113216 )

GMT+8, 2019-1-24 05:48 , Processed in 0.185878 second(s), 2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