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阅读,公益组织-三叶草故事家族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点我捐助三叶草
查看: 399|回复: 14

写写写第五期第二轮 第15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8 09: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春节啦,该回家吃团年饭了。有句话说得好,“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大家就来说说,你回家路途中发生的趣事糗事难事大事小事吧。
发表于 2018-12-30 19: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有了娃,就停止了名为“春节”的那种迁徙。想来主要是因为家乡的冬季的寒冷,生怕孩子病了。小鱼5周岁了,只有去年春节回去了外婆家,是想着要看雪的,结果回家了却升温,适应的很好,遗憾的就是没看到下雪,只在武当山顶看到沉积再低面的学,也算是亲肤体验了一下。
粗粗算算,从高中开始离家100公里住校,再到远赴东北上学,然后南下上班,在纯春节的洪流中,我也沉浮了18年之久。
印象最深刻的两次,一是春节过去回哈尔滨学校,那个时候还没有直达,在北京倒车,没有当天的票了,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经验,出来北京西客站后,一个大婶一直“住店住店”的招揽客人,我头脑一热,就跟着她走了,路上有些忐忑,忍不住追问“几个人的房间”,被告知“小姑娘,人越多越安全”,结果住了一晚好像是12张床还是20张床已经不太记得清的大房间;第二天上了火车,没有座站,也补不到卧铺,碰上一个较真的喜欢聊天的大叔,就那么站着跟人家聊了一整个晚上,依稀记得根本没聊啥有营养的话题,就是围绕一两个话题穷辩了一夜。现在想想,最惊讶的是旁边座位上的人居然能够忍受我们吵吵一整晚;其次就是聊了一万了,他居也然不让我替换着坐一会儿也太没人情味儿了吧!
那时候好像是抓着谁都能瞎聊半天,现在却越来越不爱说话,在聊天里面经常聊着聊着不说话了才反应过来噢刚才我没接人家的话茬。
还有一次是公司派我在马鞍山实习,过年经南京火车站回家。在候车室里等车就听旁边几个一样等车的人无聊极了拿着车票念“27日0:45分发车”,我一愣神,这不应该是昨晚发车的吗?现在等的是28日0:45分的啊!我看着昏昏欲睡的他们,实在不忍心他们继续这无望的等待,就说了日期的事儿。不知道他们是真的弄不清楚还是不想接受这残酷的事实,反正就是一口咬定是我弄错了。反复解释无果,放弃了,随他们去吧,爱咋咋地。不知道他们后来上了车没,反正希望能够顺利回家过年吧。
后来工作了,回家就都是买机票了,早早定好了票,倒也不觉得怎么折腾。看着身边湖南的或是武汉的一帮同事每每过年都是抢票刷票找黄牛各种方法用尽,只是觉得还挺好玩儿的,也少了自己的代入感。
后来在电视台看到直播,快过年时,在珠三角打工的人,骑摩托车过年回家,把孩子紧紧夹在父母中间在寒风中骑车前进的一家人,想到小时候坐在爸爸自行车后座上,两只小手冰冰冷,爸爸让我伸进他的后背衣服里,我伸进毛衣和秋衣中间,真暖啊!再往里伸,贴着肉!爸爸又说。我知道自己常年像冰块一样的手贴在暖乎乎的身上是什么感觉,不禁有点犹豫,“傻娃子,伸进去!”爸爸好像不开心了。我犹豫着最终放进去,听到爸爸冰的吸口气然后又笑出来,那就是家的幸福吧!
发表于 2018-12-30 20:22: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印象最深的是07年还是08年,湖南贵州大范围的凝冻灾害,我当时还在北京读大学,跟老乡定了同一天的两班飞机,下了飞机一看是舅舅来接机,一问才知道我爸妈在接我的路上塞住了,还困在车里,过了一天才知道当天就只有我跟我老乡的两班飞机正常降落,其他的飞机全部转飞重庆,因为飞机场凝冻无法降落,除冰作业之后只有两架飞机降落,之后机场关闭。当我见到爸妈时才知道他们前一天已经开车来接我,但是路上封路车子塞住无法前进更无法返家,开车的朋友跟他们都在车上睡了一夜,最后没办法步行十几公里到火车站,坐上了火车才于我会合。回到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大范围电网凝冻全城停电停水,我们在黑暗的世界里生活了十几天,大年三十才有发电车分区域供电,没有让大家过一个没电黑漆漆的春节。回想起来已经差不多十多年,那时候的我也不知道为父母分担困难,天气太冷缩在被窝里,每天各家各户只能到指定的地点取水,我也只是干看着,郁闷于没有电天气又冷,马桶里的水都能结冰…时过境迁,长大了也明白责任是什么了。今天带孩子在老家看到了她人生里的第一场雪,突然又想起了那次凝冻,十年难遇的大雪,勾起了无限的回忆
发表于 2018-12-30 21:06: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春节啦,该回家吃团年饭了。有句话说得好,“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大家就来说说,你回家路途中发生的趣事糗事难事大事小事吧。  过年回家每年都是特别不容易的。没娃之前我们都是坐火车飞机回家,提前早早去抢票,这过程也折腾,但是因为两人工作都相当还容易请假,都是早早就请假回家。有娃后就每年加入开车回家的队伍。娃小的时候要带的东西特别多,每次过年回家不亚于一次搬家。娃渐渐大了相当也好些,但是一年到头难得回家一次,我们也是尽力给家里兄弟姐妹买各种礼物。印象最深刻的有几次吧。第一次是2011年刚买车,提完车不到一个月就开车回老家,老公还算新手,我那个时候还没拿驾照,临时网络上找了一个伴,自驾路上各种塞车不必言说。就记得在加油站要加油,因为车技不行,被各种插车的,最后没办法就只好下车人肉拦车,路上遇到大货车也是提心吊胆。第二次是有一年回去因为大雪京珠高速公路湖南部分路段封路了,然后被迫走国道,国道里面有些地段绕进了深山老林里。在深夜走在深山里前后车也不多,也不清楚路况如何,那种担心和焦虑现在还印象深刻。搬了新那一年决定不回家过年在新家守岁。但是我们倆加上娃一家三口看完春节联欢晚会后特别的想家,就说走就走。初一的凌晨两点深圳出发,这一年是路况最顺利的一年,回到家路上花了12个小时。其他每年基本都是20小时,有一两年甚至连续开车26-28个小时。每一年都说要住宿一晚,可一旦出发上了路就归心似箭,情愿堵在高速上都不想临时下车住宿一晚。最近两三年随着年龄增加,两人换着开都不想熬夜赶路了。最近几年我们都是在路上临时找个地方住上一晚,第二天吃吃当地小吃休息好了再上路。一年一年,不管回家路有多少的辛苦,最盼望的还是过年回家跟父母跟家里亲戚朋友在一起。
发表于 2018-12-30 21:10: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最难忘的火车旅程还是第一次坐火车的经历。那是大一第一个学期末,春运正火热,学校统一购买学生票的工作人员居然都没买到票,我只得自己跑到车站排队买票。北京到福州的列车,正常是35个小时,但能买到的临客就需要52个小时。但当时,能排到这张票已是弥足珍贵,再无奢求了。何况因为是临客,学生票价也才50多块钱,我还不由得向我妈炫耀一番。第一次坐火车,也不知道火车上有啥,但这么长的时间,至少按照餐数备了面包,带个保温壶,就懵懵懂懂地上车了。 上车后,人满为患,不仅过道、走廊站满了人,厕所里也站满了人。火车上没有暖气,也没有热水箱,厕所里更是没有水冲洗。后来我知道,学校统一买票一般都是学生在相近的几个车厢,而这列火车,目所能及之处全是农民工,车厢里充满了人声。最要命的是,车厢里充满了烟味,让我无法呼吸。我坐在窗边瑟瑟发抖,一会儿腿就冻得失去了知觉。不敢喝水,因为进不去厕所,也不想进厕所。车走走停停,因为是临客,优先级最低,经常一停就是好久。对面座位的一个小哥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小哥哥告诉我沿路到了哪里,我吃力地将地面景色与几年前地理课本里的名词对应起来,但经常不免张冠李戴。每到站,都有一堆人冲上来敲窗户,不明所以的我吓得不轻,后来才知道是来卖泡面开水的。但是,我的保温杯就在一次开窗过程中被外面伸来的手给顺走了,根本没容得我有一丝反应的余地。 小哥哥告诉我,过了河南人就会走差不多了,果然,过了第一个夜晚的人满为患,第二天白天人开始渐渐减少,到了第二天夜里我的车厢居然空荡荡地只剩下我一个人,让我不由疑惑起昨天的人群都去了哪里。来了一个打扫卫生的乘务员小哥,看到我也吃了一惊,估计是好几个车厢都空了,没料到居然还有没下车的。一交谈,乘务员小哥也是福州人,看我一个孤伶伶的学生妹在个空车厢里,估计他老乡情上来了,居然帮我找了个卧铺让我睡下。你也是累极困极,遇到这等好事,连声道谢后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早上一觉醒来,却是赶上查铺,我没有相应车票却睡在铺上,被抓了个正着。列车长把我带走,翻看着我的学生证,一顿讽刺挖苦我小小年纪就开始逃票,给学校丢人。我底气不足,只嗫嚅着说是被某个乘务员带进来的。估计我这样子看着不像撒谎,他找人核查了一下,带我进来的那个小哥哥原来睡觉去了,但最终我确实被证明了清白。 最后一个白天就是前面两晚一夜的反面,估计这时乘客也不多了,乘务员们也放松下来,我居然和几个乘务员打起了扑克牌,欢度了一个下午。第一次火车旅程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过完了,下车后还有点后悔没有留下乘务员小哥的联系方式。人生总是充满意外的惊喜,人海中的过客有时就是会带给我们一些奇趣,以后坐火车就再也没有如此多难忘的事情了。
发表于 2018-12-30 21:11: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回家过年都特别累,一般都到年底二十七八才回,回家没两天就过年了,正月有串不完的亲戚,几乎每天都给长辈们拜年,很少安心休息。去年在家过完年返程,我们带了几只活鸡,到一个服务站的时候,发现鸡笼里有个蛋,丹丹很兴奋地喊:“卡梅拉终于下蛋了!”。返程的路上比回家的路上更好玩,好多车的车尾都吊着一个鸡笼,里边装着鸡鸭鹅,孩子们一看见就哈哈大笑
发表于 2018-12-30 21:48: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犹记得,读大学那会,每年寒假回家的火车票都特别紧张,因为是短途,卧铺票少得可怜,而坐票呢,也因为乘车人太多,所以也很难买到。那会我很怕坐火车,因为上车的时候挤不上去,庆幸的是,每次回家都和五六个同校的老乡一起走,他们都是男生,会提前挤上去几个,留一两个和我站在车窗下,等先上去的男生挤到车窗边,车下的男生就举起我,他们里应外合地推我,拖我,我就连滚带爬地从车窗挤进去了。在那个时候,是没有形象可言的,挤上车是唯一目标。 千禧年的春节,依然是没有座位的票,我依然是非正常渠道上的车,上车后我们开始找人少的车厢,为了站得舒服点,走到某节车厢,发现有三个位置还没有人坐,我们就挤在一起坐了下来,但是没坐多久,就上来了几个男生,他们拿着票对我们说,我们坐了他们的座位,于是,我们只好站了起来,他们坐下后,挤了挤,留出了一点点空隙,邀请我坐了下来。非常感激他们给我让座,坐下后自然就开始聊天了,原来,他们和我们是校友,是河南人,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到了夜里,坐我对面的一个男生取隐形眼镜,取完后说眼睛有点不舒服,在那里使劲揉眼睛,我就掏出随身带的小镜子给他,想着他第二天还得戴隐形眼镜,用得上镜子,于是就说把镜子给他好了。凌晨五点多,我们下车了。这次经历,在当时,也就是一次普通的回家旅途,如果非要说特殊,也不过是遇到了校友,我有座位坐。但是,今天再倒回去看,那次旅途却定了我的后半生。 春节过完,回到学校,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习。有一天,在寝室接到一个男生电话(那个时候手机还没普及,寝室座机是主要通讯工具),说要还我东西,有东西得总是好事嘛,所以也没细问,就应下了。等到兴冲冲地跑去宿舍门外,却没见到什么熟人,正纳闷呢,一个男生走了过来和我打招呼,原来是过年回家火车上取隐形眼镜的男生。他说不小心把我的镜子摔碎了,为了感谢我,特地从家里带了特产——板栗给我。他还请我去吃宵夜,吃宵夜的时候我仔细打量了他,很瘦,白白净净的,看起来很紧张,嗯,比我低一个年级的小弟弟,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比我大一个月,但我那会还是觉得他是小弟弟。 就这样认识了,后来他就频繁地约我,他给我的板栗我都还没有吃完,在一个晚上,借着夜色壮胆,他就向我表白了,已经不太记得他当时语无伦次地说了些啥,只记得他说我给他镜子的时候他就心动了,因为他们那里有说法男女之间送镜子代表找对象,哈哈哈哈,这个说法我在当时真是第一次听说,但是,那是我第一次接受自己并不反感,甚至还带有一些好感的男生的表白,所以,在当时并没有对他的说法提出反驳,但也没有明确接受他的表白。经过那一晚后,他给我的板栗我再也吃不下了,到现在都还放在箱底;我和他的关系也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我不但不再认为他是小弟弟,自己反而还一下子变得很害羞,要是在校园里遇见了他,远远地,我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脸蛋也变得通红,恨不得地上有个缝可以钻进去。就这样,慢慢地,我们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再后来,经过了八年的持久恋爱,我们在2008年1月2日领取了结婚证。再过两天,就是我们十一周年结婚纪念日了。我的先生,十九年前那个瘦瘦的,白白净净的小弟弟,现在已经是个中年发福的男人了,也是两孩子的爸爸。回望过去,千禧年的春运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啊,如果没有那次春运相遇,可能我现在还是剩女一枚,终身感谢那次相遇!
发表于 2018-12-30 22: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都回老家过年,印象最深的是08年的那一次。那年刚好下大雪,我刚好带着不到一岁的大妞回老家。坐汽车到镇上,冷得要命。回到家后就封路,断电。没有电,一下子就回到了小时候,冷得只能烤火,窝被子里。交通封闭,去个镇上都得走路去,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大地,一片白茫茫的冰冷世界。我老公那时还没回去,因为封路没法回,想着娃的第一个年难道还要分开过?直到年29日,才开始通路,我又带着小的坐3个小时车回到婆家与老公汇合。这个年过得就像是倒退了20年,没有电,感觉都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一样。
发表于 2018-12-30 22:11: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天!这个题目就是为我今天的经历准备的吧……早上六点上车,现在还在车上,唯一的好消息是,还是吃了两顿饭的…… 个把月前定了这个元旦江西观鸟,鄱阳湖看鹤。几天前我们都在群里犯嘀咕:天气预报雨夹雪,我们还要不要去?一群人全是爱玩敢浪的,加上当地鸟导信誓旦旦说下雪也能看鸟,于是最后还是成行了。 没想到呀!有没有鸟都已经不成问题,问题是根本到不了观鸟地。一场中转大雪,整个南昌周边都瘫了。半天开了两公里,目睹了无数起追尾,市政应急可以说完全没有,除了封路还是封路。 就这样,观鸟变成了看雪。我和芒果两个从没见过雪的广东人,真是特地去看都赶不上这么巧的。从一开始看到一片六边形小雪花落在衣服上都大声嚷嚷,然后慢慢捏起雪球,沉默地在雪地里走……原来下雪是这样一件事情。整个世界真的都被改变了。所有的比喻都不对,像面粉,像水晶,像沙子,都不对。雪就是雪,它那么多样子,分散又聚合,湿润又干燥,一片雪花和一团雪花,和一地雪花,和满天雪花,没有一处是相同的。 ……好了,忍着肚子饿和寒冷打下这些字。现在继续祈祷道路赶快畅通,鸟我已经不想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22:16: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每次买票回家及火车上的事,真是说一火车都说不完啊。 印象最深的是读书那会,上网还是很奢侈的事,还是用“猫”的,慢的要死,哪像现在网上抢票啊,都是排队买票。每次放寒假,回家还好,学校统一定票,但返校就麻烦了。那时,我都要去成都买票,早早地去了成都火车站。那时的广场,真是人山人海,上到五六十的下到几个月大的,男的女的,年轻的年老的,丑的漂亮的,各色人等,横七竖八或躺或卧或立或坐,各色行李箱大包小包,也是让人眼花缭乱。好不容易穿过广场,找到售票大厅,开始排队。如果当天买不到票,当晚就在售票厅大门口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打盹,等到凌晨四点起来开始排队。那时的黄牛也是排队的。刚开始,大家都排得很有秩序,等到越临近售票时间,队伍越来越乱,因为插队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大家不想有人插队进来,想了办法,就是后面的人双臂抱住前一个人。但像我们这种力气小的女学生,最后都被挤出来了。那时虽然也有学生窗口售票,但开始售票时间晚,而且也不一定能买到票,所以想着能排队买到自然是好的。很多时候,好不容易排队到了大厅里,还没到售票窗口前,就听到前面乱哄哄的,然后有人离开,一打听才知,那个方向的火车票已经售完。那个悲催啊,还得重新排队。 现在网络抢票方便了许多,也不用去排队买票了。不知现在的火车站售票厅是否还门庭若市人山人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亲子阅读,公益组织-三叶草故事家族 ( 粤ICP备15113216 )

GMT+8, 2019-3-23 13:24 , Processed in 0.248531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